電腦版| 手機版| 英文版| 電子校報| 視頻校園
校長信箱 xzxx@sxmu.edu.cn
書記信箱 sjxx@sxmu.edu.cn
新聞中心
山醫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山醫故事 >> 正文
小五官,大科学——国家级教學名師王斌全教授走进住培大讲堂
發布時間:2019-10-24稿件来源:第一醫院(第一臨床醫學院) 點擊次數:字體大小:

10月21日上午,国家级教學名師、我校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教研室主任王斌全教授走进住培大讲堂,为2019级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学员讲授了一堂生动的医学专业课。

五官雖小,但涉及的範圍較廣,解剖區域上至顱底,下達縱隔,與人們的生活、容貌、社交息息相關。王斌全教授從人體五官與生活的緊密聯系入手,循序漸進地引領學生對耳鼻咽喉頭頸部的學科定義、解剖結構、生理功能加深認識,人的五官同時也是一個感觀世界,通過耳朵可以聆聽一切聲音;通過嗅覺可以敏銳人間炊煙;通過嘴巴可以飽食酸甜苦辣鹹,通過感知覺來達到自身與客觀環境的平衡。

爲曆史名人“把脈、開方、做診斷”。王斌全教授結合幾份特殊的“名人病曆”,對病理基礎、診斷治療進行探究思考,並以曆史多個名人的故事作爲主線,引經據典、圖文並茂,對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學的學科起源和發展進行了生動的演繹。第一份“病曆”是詩人杜甫,從杜甫治病看科學技術對耳科學發展的巨大貢獻。杜甫的詩有“詩史”之譽,留下了一份難得的“詩體病曆”。詩人杜甫一生顛沛流離:“萬裏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三十多歲即患上了風痹症:“緣情慰漂蕩,抱疾屢遷移”,又患上了消渴疾,即今天我們所說的糖尿病:“肺枯渴太甚,漂泊公孫城”,四十歲時患上了瘧疾:“瘧疠三秋孰可忍,寒熱百日相交戰”,晚年患上了肺結核,“肺病久衰翁”“高秋疏肺氣”,五十六歲時,失明失聰:“眼複幾時暗,耳從前月聾”。

王斌全教授引入配樂詩《江畔獨步尋花》,展現了詩人杜甫在患病之前對聲音的美妙感受,“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莺恰恰啼”,而在患病之後,“猿鳴秋淚缺,雀噪晚愁空”和“君不見夔子之國杜陵翁,牙齒半落左耳聾”則是詩人耳聾後“恰恰啼”的美妙感受變成“猿鳴”和“雀躁”的痛楚。王教授用詩體語言和配樂,通過形象生動的描述,呈現了耳聾的症狀,再結合體格檢查、聽力學檢查、前庭功能檢查、影像學檢查、基因檢查等現代化科技手段進行醫學分析,結合主訴、現病史、既往史,明確診斷與鑒別診斷,最後給出藥物治療、人工假體穿戴設備等合理的治療方案,課堂中以醫學的文學敘事方式娓娓道來,讓同學們聽得興致盎然。

第二份“病曆”是著名畫家潘玉良,從潘玉良的鼻疾看窺鏡技術的發展。潘玉良因鼻疾進行了三次手術,由于內窺鏡沒有問世,視野局限,王斌全教授形象地說,“手術部位‘孔小洞深’,視野不清,手術全憑醫生的經驗”,術中大出血死亡造成遺憾。王教授引入古代醫學家孫思邈虎口“拔刺”的傳說與醫用“串鈴”的故事,敘述了鼻內窺鏡發展的曆史淵源,隨著影像學技術的不斷升級,影像導航技術、達芬奇手術機器人、ROSA手術機器人,一體化手術室的投入使用,手術器械的不斷更新發展,術野的高清晰度、高亮度,使鼻內鏡外科手術的應用範圍不斷擴大。

第三份“病曆”是恩格斯、李文華身患喉癌的故事,又將同學們帶到喉科領域。王斌全教授結合自己團隊多年的研究成果,用實際病例與科學數據,以“爲患者發聲”爲出發點,介紹了喉癌外科治療的發展曆程,從喉癌外科安全切緣的臨床問題出發,利用喉癌大體標本的顯微超薄病理切片及分子生物學的高通量研究方法,構建了喉癌外科安全切緣的理論置信區間數學模型,將以往臨床經驗性的喉外科安全切緣提升到理論支撐,提高了患者的生存質量,結合科研成果,與同學們分享了:現代醫學研究是一門宏觀和微觀緊密結合的科學,更是一門以臨床問題爲根本出發點,利用大數據進行精准研究的學科。

第四份“病曆”是三毛,從三毛的過敏看變應性鼻炎診治的曆史與發展。

第五個故事是從《醫林典故》看眩暈症的診療發展,一連串以病曆爲線索出現在王教授的課堂上,生動形象。

王斌全教授以自己四十余年的從醫經曆寄語規培學生:

一是要注重人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醫學實踐強調人的整體性、人與自然和諧統一。醫學本身的對象是人,醫學的主體也是人,醫學的崇高使命是敬畏生命、關愛生命、救死扶傷、治病救人,以整體的角度看待問題,每一個器官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醫學是一門有溫度的學科,正如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所倡導的那樣“愛人與愛技術是並行的”,同樣在做具體的科研課題時,也不能一味地鑽在微觀的分子世界裏,而首先要從宏觀的角度去思考疾病發生發展的規律,切不可忽略了“人”和“疾病”的整體性。

二是精確的解剖訓練是手術的基礎。王教授結合《莊子·養生主》與同學們分享了其中講述的經典故事《庖丁解牛》,揭示一切事物都有它的客觀規律,從“所見無非牛者”到“未嘗見全牛”再到“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這是做醫生要達到的至高境界,做一名好的手術醫生,要順其自然、懂得結構、符合解剖規律,不斷積累經驗,在實踐中進入自由的境界,做到“以無間入有間,遊刃有余”,遊刃有余地做好每一個手術。

三是要正視醫學的局限性。盡管科技發展到今天,我們看到的世界,仍然只是冰山一角,醫學生要注重積累文獻資料和閱讀量,博覽群書,提升自身的文學修養,以臨床問題爲根本出發點,利用大數據精准地分析問題,結合循證依據科學地解決問題。同時還要用變化和發展的視角看待醫學問題本身。“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以變化的發展的視角分析問題,才能探究到最接近真實的本相,避免“盲人摸象”的片面認識。

在課程的最後,王斌全教授分享了自己在做24小時住院醫師和24小時總住院醫師的從醫經曆,告誡規培學生:醫學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規範化培訓的過程就是知識在實踐中升華,能力在實踐中錘煉的過程,只有曆經磨砺,才能在錘煉中成長,才能成爲一名合格的醫生。

(圖文/張君)

上一條:她們用愛爲腦損傷患兒撐起一片希望的藍天
下一條:一患者医院门前跌倒 第二醫院全力救治